1. 首页 > 科普知识

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

  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?是这是为了照顾贾平凹的家乡人民,新创的字音的。关于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以及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还是ao,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几声,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 平和凹相对,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多大岁,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不读等问题,小编将为你整理以下的知识答案:

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

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

  是这是为了照顾贾平凹的家乡人民,新创的字音。因为凹地容易积水形成水坑洼,所以很多老人们习惯把凹读洼。另外,很多父母喜欢在孩子的名字中加上娃字,如贾平娃,这是烂名好养的风俗的。

  凹本读āo,只有念贾平凹名字的时候才读wā。

  这是为了照顾贾平凹的家乡人民的念法才新创的字音。

  因为凹地容易积水形成水坑-洼,所以很多老人们习惯把凹读洼。

  另外,很多父母喜欢在孩子的名字中加上娃字,如贾平娃,这是烂名好养的风俗。

  凹是一个汉字,拼音为āo(wā在字典中清除)。

  凹有两个意思,即周围高,中间低,与凸相对; 意同洼(多用于地名)。

贾平凹自传

  贾平凹-姓贾,名平凹,无字无号;娘呼平娃,理想于通顺,我写平凹,正视于崎岖,一字之改,音同形异,两代人心境可见也。

  生于1952年2月21日。

  孕胎期娘并未梦星月入怀,生产时亦没有祥云罩屋。

  幼年外祖母从不讲什么神话,少年更不得家庭艺术熏陶,祖宗三代平民百姓,我辈哪能显贵发达?原籍陕西丹凤,实为深谷野洼;五谷都长而不丰,山高水长却清秀。

  离家十年季季归里,因无衣锦还乡之欲,便没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愧。

  先读书,后务农;又读书,再弄文学;苦于心实,不能仕途;拙于言辞,难会经济;捉笔涂墨,纯属滥竽充数。

  若问出版的那几本小书,皆是迷朽玩意儿,哪敢在此列出名目呢?如此而已。

同类型字典没有标注的特殊读音

  六(lù)安的六字。

  2016年4月27日晚,在央视《新闻联播》一则报道中,主持人郭志坚将六安读作六(liù)安。

  随后,很快便有网友指出郭志坚的读法是错误的,六安应该读作六(lù)安。

  对此,郭志坚4月28日12时55分发表微博回应称,为了强调六(liù)读音的准确性,郭志坚在该微博后附上了4张第6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照片。

  词典内容显示,六只有(liù)这唯一的一个读音。

  然而,仍有网友提出了不同观点。

  譬如,网友@孙崇时 在留言中提到:原来字典上确实有‘六(lù)’的读音!但是从第五版第六版出版以后,取消了‘六(lù)’的读音……但在地名录中,仍读‘六(lù)’。

  更多网友则举了贾平凹、陈寅恪等名人的名字表示,人名、地名读音可以和现行字典不同。

  事实上,六(lù)安的读法虽然没有现行词典的支持,但在当地的历史渊源中,却能够找到依据。

  2016年3月,六安市长毕小彬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就曾介绍称,舜封皋陶于六(lù),当时六安就叫六地。

  六安地名来源于2100多年前,当时,汉武帝在平定纷争之后,取六地平安、永不反叛之意,置六安国,由此,六安地名延续至今。

  此外,毕小彬还提到南京市六(lù)合区也常被人误读为六(liù)合的例子。

  著名语言学家、词典学家王光汉教授也支持上述观点。

  他在接受《新安晚报》采访时表示,地名是为地方服务的,读音往往是约定俗成。

  地方名称要听从地方的读音,不能乱取消。

贾平凹的凹为什么读wa?

  只有念贾平凹名字的时候才读wā。

  这是为了照顾贾平凹的家乡人民的念法才新创的字音。

  因为凹地容易积水形成水坑-洼,所以很多老人们习惯把凹读洼。

  另外,很多父母喜欢在孩子的名字中加上娃字,如贾平娃,这是烂名好养的风俗。

  人物介绍:

  贾平凹,本名贾平娃,1952年2月21日出生于陕西省丹凤县棣花镇 ,中国当代作家 。

  1973年,开始发表作品 。

  1975年,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。

  1982年起,从事专业创作 。

  1986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浮躁》 。

  1987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商州》 。

  1988年,凭借《浮躁》获得第八届美孚飞马文学奖铜奖 。

  1992年,创刊《美文》。

  1993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废都》 。

  1995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白夜》。

  1996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土门》 。

  1997年,凭借《废都》获得法国费米娜文学奖 。

  1998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高老庄》 。

  2000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怀念狼》 。

  2002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病相报告》,2003年,担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、文学院院长 。

  2005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秦腔》。

  2007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高兴》;同年,凭借《秦腔》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。

  2011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古炉》 。

  2014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老生》 。

  2018年4月,出版长篇小说《山本》 ;同年,当选西咸新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。

  2019年9月23日,长篇小说《秦腔》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。

  2020年9月,出版长篇小说《暂坐》和《酱豆》 。

版权声明: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达达常识无任何盈利行为和商业用途,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,如有错误或侵犯利益请联系我们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79111873